我的世界服务器 江竹筠受刑图片 江姐的真实人生:被捕当晚即遭重刑 曾受刑晕死三次(组图) - 电子报纸 - 参看咨询网网 - _参看咨询网—钱江晚报电子报纸_都市快报电子报纸_青岛报纸电子版_羊城晚报电子版报纸_参考消息电子版在线阅读|环球时报电子版|参考消息报电子版|参考消息电子扫描版|环球时报在线阅读

参看咨询网网

 找回密码
 看报网
参看咨询网网 门户 电子报纸 查看内容

江竹筠受刑图片 江姐的真实人生:被捕当晚即遭重刑 曾受刑晕死三次(组图)

2018-7-28 12:1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 评论: 0

摘要: “线儿长长针儿密,含着热泪绣红旗,热泪随着针线走,绣出一片春消息。”一曲《绣红旗》唱遍大江南北,江姐带着姐妹们在牢狱中绣红旗的情节生动细致,感人至深。绣红旗的牢房如今已经辟为展室,就在白公馆平二室。一面“五 ...

“线儿长长针儿密,含着热泪绣红旗,热泪随着针线走,绣出一片春消息。”一曲《绣红旗》唱遍大江南北,江姐带着姐妹们在牢狱中绣红旗的情节生动细致,感人至深。

江竹筠受刑图片 江姐的真实人生:被捕当晚即遭重刑 曾受刑晕死三次(组图)

绣红旗的牢房如今已经辟为展室,就在白公馆平二室。一面“五星红旗”摆在橱窗里。这可能是共和国历史上最独特的“五星红旗”:一颗大五角星居中,四颗略小些的星分列四角。

江竹筠受刑图片 江姐的真实人生:被捕当晚即遭重刑 曾受刑晕死三次(组图)

在《红岩》和之后的文艺作品中,绣红旗的都是江姐。事实上,真正“绣”红旗的是《红岩》的作者罗广斌。

1949年的10月1日,毛泽东主席在北京向全世界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这时重庆尚未解放,白公馆里的地下党员们在7天后才得到消息。

江竹筠受刑图片 江姐的真实人生:被捕当晚即遭重刑 曾受刑晕死三次(组图)

罗广斌提出做一面五星红旗。于是,他扯下他的红花被面,同牢房的陈然拿出一件旧白布衬衫。谁也并不知道五星的颜色以及排列方式,认为星光是白色的,五星也应该是白色,并一致认为应当把五星放在国旗中央,形成圆圈。

江竹筠受刑图片 江姐的真实人生:被捕当晚即遭重刑 曾受刑晕死三次(组图)

由于牢房条件极差,狱友们只能靠用铁片磨成的小雕刀当剪刀,剩饭当浆糊,经过通宵奋战,完成了这面珍贵的“五星红旗”。

红旗制作好后,狱友们把牢房的楼板撬开一块,将红旗藏在里面。重庆解放的第三天,众人在罗广斌的带领下,重新回到白公馆,从木板里取出了那面“五星红旗”。这面红旗后来交给了组织,至今还保存在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

江竹筠受刑图片 江姐的真实人生:被捕当晚即遭重刑 曾受刑晕死三次(组图)

在创作小说《红岩》时,罗广斌没有把自己写进去,而是把这个情节安到了江姐的身上。江姐是小说的核心人物,又是女性,让她绣红旗更有象征意味。真实历史中的江竹筠,虽然没有绣红旗,却是狱中斗争的一面旗帜。

江竹筠受刑图片 江姐的真实人生:被捕当晚即遭重刑 曾受刑晕死三次(组图)

厉华说,在狱中,江竹筠年龄不算大,党内职务也不高,但在狱中的斗争中,江竹筠是比较重要的领导者,她面对刑:敛煌怂醯木,也赢得了同志们的敬佩。

江竹筠受刑图片 江姐的真实人生:被捕当晚即遭重刑 曾受刑晕死三次(组图)

1949年春节过后,各个牢室传递着江竹筠发出的一句号召,“加强学习,迎接胜利。”

地下党员在渣滓洞、白公馆中“加强学习”,听上去像是天方夜谭。学什么?所有的“红色文字”在这里都被像洪水猛兽一样防范,根本不可能出现在狱中。

江竹筠受刑图片 江姐的真实人生:被捕当晚即遭重刑 曾受刑晕死三次(组图)

敌人可以监管书本纸张,却管不住地下党员的大脑。一些理论水平高的党员同志列出提纲,与同志们讨论,《社会科学二十讲》、《论共产党员的修养》、《新民主主义论》等等就被拼凑了出来。

江竹筠受刑图片 江姐的真实人生:被捕当晚即遭重刑 曾受刑晕死三次(组图)

没有纸笔,他们就用烂棉絮烧成灰做墨水,竹筷子削细做“蘸水钢笔”,草纸、衬衣、床单撕了当纸……

与江竹筠同牢室的曾紫霞在家人的营救下出狱。几年后,她看到了《新民主主义论》的正式出版物,惊讶地发现,江竹筠狱中所忆写下的章节标题竟然和原文完全一致,仅有一个地方次序颠倒。

江竹筠受刑图片 江姐的真实人生:被捕当晚即遭重刑 曾受刑晕死三次(组图)

罗广斌从白公馆脱险后不足一个月,就向党组织提交了一份两万多字的报告,详细记载了解放前重庆地下党组织被破坏始末,以及渣滓洞、白公馆的狱中斗争情况等。最后一章“狱中意见”,是罗广斌代笔写出的先烈们的生死嘱托,今日读来仍振聋发聩,引人深省:保持党组织的纯洁性、防止领导成员的腐化、加强党内教育和实际斗争的锻炼、不要理想主义、注意党员特别是领导干部的经济、恋爱和生活作风问题……

重庆党史专家胡康民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从档案材料中发现了这份报告。根据他的考证,这份报告的资料来源与江竹筠密不可分。

1949年1月17日是彭咏梧遇难周年纪念日,渣滓洞的难友们纷纷向江竹筠表示致敬。江竹筠没有陷入个人的哀思,她起草了一份讨论大纲,要求大家对被捕前的情况、被捕时的案情应付以及狱中学习情形进行总结。

这些信息成为罗广斌撰写“关于重庆组织破坏经过和狱中情形”报告时重要的资料依据。

江竹筠在狱中的另一个斗争成果,是成功策反了看守黄茂才。

黄茂才是1948年4月到渣滓洞做看守的,两个月后,江竹筠被关押到这里。登记名册时,黄茂才发现江竹筠是自贡老乡,主动攀谈起来。

起初,江竹筠对他怀有戒心,但很快就发现,黄茂才出身贫苦,为人本分和善,对牢狱中坚贞不屈的共产党员抱有敬佩、同情之心。这之后,江竹筠开始主动接近黄茂才。

在她的开导、劝说、感化下,黄茂才利用管理员的特殊身份,为身陷囹圄的地下党员充当起了秘密信使,狱中和外界信息交换的联络线从此打通了。

1949年11月,黄茂才为渣滓洞关押的革命者送出了最后一封信。信署名“吉祥”,其实是中共地下党重庆妇委书记胡其芬。

“闻所内传说即将结束,除17人决定释放外,其余还有第三、第四批或将处决,每个人都笼罩着死亡的阴影。蓝先生归来又带给我们一线生的希望。妹,这就全靠你与朋友营救我们的努力了。第三批传命令已下,可能周内办理!!!”

这封信后来被称作狱中革命者“最后的报告”,写于11月19日。

“蓝先生”即黄茂才,他把信交给了地下党员况淑华。待到地下党沙磁区工作组负责人刘康拿到这封信时,已是21日。刘康心急如焚,马上四下活动,组织武装营救。

然而,营救行动还没有准备好,敌人已经开始了垂死之际最后的疯狂。

血色黎明

11月27日,敌人对狱中革命者进行了最大规模的一次屠杀。

解放重庆的炮声已经近在耳边,刽子手们甚至等不及将革命者拉到刑场。他们把革命者集中到一层的牢房中,端着美式冲锋枪开始扫射。

这场野蛮屠杀中,包括胡其芬在内的207人血染歌乐山。

江竹筠则牺牲于11月14日。她并不在敌人疯狂的大屠杀之列,而是作为重要“共党分子”,被先期处决。

徐远举在解放后交代:“1949年8月,蒋介石偕毛人凤到重庆布置屠杀。毛人凤分别向张群、杨森、王陵基及卢汉将军传达了台湾的决定,谓:‘过去因杀人太少,以致造成整个失败的局面。’又谓:‘对共产党人一分宽容,就是对自己一分残酷。’饬令军统西南特务机关立即清理积案。毛人凤对我说:蒋介石只是要将杨虎城杀掉。你们可将过去所逮捕的共党分子,择其重要者先杀掉一批。”

9月6日,杨虎城将军一家和《红岩》里的“小萝卜头”宋振中一家,被杀害在松林坡。

10月27日,敌人再次从白公馆提出了陈然、雷震等10人,次日上午,公开处决于大坪刑场。

厄运很快也降临在渣滓洞,11月14日,特务通知江竹筠和李青林“转移”。

白公馆难友遇害的消息早在几天前就传了过来,江竹筠清楚,最后的时刻到了。她把《新民主主义论》塞给同牢的黄玉清,脱下囚衣,换上被捕时穿的蓝旗袍,梳梳头发,和难友们挥手告别。

敌人将江竹筠等三十人带往“电台岚垭”,这里本来是军统电台,1946年电台迁移后长期荒置,道路杂草丛生,特务们早就在那里挖好了大坑。

一阵枪响,一片血泊。

11月30日,重庆解放。白公馆生还19人,渣滓洞脱险15人,加上身中三枪未死、从尸坑中爬了出来的谭谟,狱中的三百余名革命者,就只有这35人活了下来。

12月9日,烈士遗体的收殓工作开始。

“电台岚垭”烈士遗骨的挖掘现场,留在了《大公报》的报道里,让人不忍卒读:“挖出的这二十九具尸体,全部腐烂了。除江竹筠和李青林两位女志士忠骸被亲属认出,其他已无法辨认。”“这二十九具志士的尸体除了每人穿一件内裤外,连衣服鞋袜都是在殉难前被特务们强迫脱掉。第二天还有人看见特务们把那西装、毛衣等物弄到磁器口摆地摊出卖……”

经过数日的清理、挖掘,在歌乐山集中营范围内,人们总共发现尸体332具。歌乐山脚下,从此多了一处巨大的坟茔,300余位烈士长眠于此。

而今的歌乐山,满目苍翠,山花烂漫。绽放于红岩之上的那树红梅,应该也在花丛中笑着。


江姐,是在20世纪50年代后期、60年代初期因革命回忆录《在烈火中永生》和“党史小说”《红岩》的相继出版,而成为当代中国公众家喻户晓的革命烈士。她本名江竹筠,地下党组织内一般都称她“江姐”。1948年初,她的丈夫彭咏梧(中共川东临委委员、下川东地工委副书记)在下川东领导农民暴动失败,不幸牺牲。江竹筠(江姐)真实受刑图片,电影红岩中的视频截图

【江竹筠(江姐)真实受刑图片】江竹筠江姐的酷刑实录

她忍住悲痛,要求地下组织将她再派到下川东,继续从事农村暴动的准备工作,不料于端午节后因上级领导叛变出卖而被捕。正忙于打内战的国民党当局为了防止后方农村暴动,急于从她口中得到有关地下组织情况,对她施用了酷刑,但她任凭拷打折磨,坚不吐实,关押至1949年11月14日被杀害。

后来回忆录的作者们在创作小说《红岩》时又以她为原型塑造了仍旧称为“江姐”的“江雪琴”,实际上江雪琴的革命经历和主要事迹均与江竹筠相同(电影演员于蓝在扮演电影《烈火中永生》中的江姐时,就专门请当年江姐的战友刘德彬详细介绍了真实的江姐的各方面情况)。因此,一般人仍然把小说中以及后来根据小说改编的电影《烈火中永生》、歌剧《江姐》等文艺作品中的江姐都看成是历史上真实的江姐。

【江竹筠(江姐)真实受刑图片】江竹筠江姐的酷刑实录

虽然江姐在中共党内地位并不高,只是基层党组织(川东临委和下川东地工委)的联络员,与她同时代献身革命、同样壮烈牺牲的革命烈士何止成千上万,但她却为广大公众所熟知,江竹筠的名字和事迹还同许多革命领袖人物一起被载入了《中国共产党历史大辞典》的人物辞条中。在2003年重庆市评选“重庆十大历史文化名人”时,还有不少人要求选江姐……这不能不归功于回忆录《在烈火中永生》和小说《红岩》所引起的轰动效应。

在人们所熟知的江姐的动人事迹中,有两个最让人印象深刻、过目难忘的情节,一个是她亲眼看到了被国民党当局杀害后悬挂示众的她丈夫彭咏梧(小说等文艺作品中叫彭松涛)的人头,另一个是她被捕后遭受了以竹签子“钉手指”的酷刑。遗憾的是,这两个震动了亿万公众的情节,恰恰都是虚构的。

【江竹筠(江姐)真实受刑图片】江竹筠江姐的酷刑实录

我们看看历史上对江姐事迹的介绍中,对她受刑的介绍经过了怎样的演变【江姐狱中到底受哪些酷刑,江竹筠江姐的酷刑实录】1949年11月30日,人民解放军接管重庆。在国民党当局溃逃前夕,对渣滓洞、白公馆等地关押的政治犯实行了血腥大屠杀。12月初,分别在11月27日大屠杀之夜从渣滓洞、白公馆脱险逃生的刘德彬、罗广斌等到“脱险同志联络处”报到集中。随即被安排到“重庆市各界追悼杨虎城将军暨被难烈士追悼会”组织部协助工作,参加整理烈士传略,提供给烈士资格审查委员会评审烈士参考。他们集中了萧中鼎、傅伯雍、盛国玉、孙重、任可风、杜文博、郭德贤、曾紫霞等脱险同志一起讨论,提供烈土生平及狱中表现等资料,罗广斌与刘德彬、凌春波记录整理,由罗广斌一人做代表向评审会议介绍情况,听候咨询。

【江竹筠(江姐)真实受刑图片】江竹筠江姐的酷刑实录

1950年1月中旬,“重庆市各界追悼杨虎城将军暨被难烈士追悼会”召开后,罗广斌、刘德彬等将有关材料整理成大会特刊《如此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蒋美特务重庆大屠杀之血录》,印行3000册,分送有关单位和烈士亲属。其中,“被难烈士事略”中的“江竹筠烈士”一则,对江姐被捕后的受刑是这样介绍的:

特务们一点不放松她,戴重镣,坐老虎凳,吊鸭儿浮水,夹手指……极刑拷讯中,曾经昏死过三次……

【江竹筠(江姐)真实受刑图片】江竹筠江姐的酷刑实录

1950年6月21日出版的重庆《大众文艺》第一卷第三期发表了罗广斌、刘德彬、杨益言3人第一次合写的文章《“中美合作所”回忆片断:圣洁的血花——献给九十七个永生的共产党员》。其中对江姐受刑是这样写的:

特别是江竹筠同志,(特务)要想从她身上,找出一些关于她丈夫彭咏梧同志的关系,所以在魔窟的严刑拷讯下,她受尽了老虎凳、鸭儿浮水、夹手指、电刑、钉重镣……各种各样的酷刑……

【江竹筠(江姐)真实受刑图片】江竹筠江姐的酷刑实录

可见,在早期的介绍中,江姐所受的酷刑并没有什么竹签子“钉手指”,而只有一个“夹手指”。这个“夹手指”,即刘德彬后来所说的“夹竹筷子”,是通俗的说法,其实它就是古已有之的一种酷刑,名叫“拶”,其实,真实写出江姐当年受过的酷刑不是“钉竹签子”而是“拶指”,也并不会就贬低她的英雄形象。在这里,值得探究的是,为什么当年在“教育(或文艺)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的口号下,为了“革命的需要”,对历史真相竟可以随意进行修改甚至虚构?如果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将会走向何方?

【江竹筠(江姐)真实受刑图片】江竹筠江姐的酷刑实录

我们已经看到,后来有人把20年代安源工人歌颂领导他们罢工的李隆郅(李立三)的民歌改成了歌颂毛润之(毛泽东);把率南昌起义部队上井冈山与毛泽东会师的负责人朱德改成了林彪;甚至把井冈山时期的珍贵文物红军布告上军长朱德和政治部主任陈毅的名字用香火烤掉,造成人为的“破损”,只留下党代表毛泽东一人的名字……把这些教训联系起来,不是很值得我们反思吗?

历史,毕竟不应虚构——不管是以什么名义。 听说今天在歌乐山烈士陵园展览馆的讲解中,已经不再讲江姐被竹签子“钉手指”了。这是实事求是原则的恢复,也是历史的进步。至于网上流传的江姐酷刑毒蛇钻女烈阴图片,酷刑毒蛇钻江姐阴视频等受刑方式仅仅为文学创作的臆想,毫无根据。

【江竹筠(江姐)真实受刑图片】江竹筠江姐的酷刑实录

【女烈青竹江竹筠受的老虎凳用刑是什么酷刑?】老虎凳是一种可能导致死亡之刑罚:把犯人绑坐在长板凳上,上身和双手被绑在背后连着长板凳的木架上,双腿在凳面上伸直,膝盖以上的大腿用绳绑在凳上,于小腿与板凳缝中或脚跟下置放砖块,使受刑人的双脚向上抬起,通过牵拉腿部的关节韧带,给受刑人造成巨大的痛苦,导致肌肉撕裂或是瘀血,长时间刑囚则将人犯松绑后搀架著跑步,以免导致双腿成残。老虎凳还可以再进行改进。老虎凳上的手铐脚铐可以有伸缩功能,越动越紧,手腕脚踝就会被铐齿啮伤。粗糙的铁板可以磨坏从尾椎到肩背的皮肤。

【江竹筠(江姐)真实受刑图片】江竹筠江姐的酷刑实录

【江姐受鸭儿浮水的酷刑、是怎样的酷刑?】用绳子将双脚和双手捆起来,面朝下背朝上做"鸭儿浮水",这是国民党特务经常对付共产党人的酷刑之一。

【红岩江姐受刑片段】‘现在愿意说了吧?’魔影狂乱地移动着。‘不!’微弱的声音传来,仍然是那样的平静。‘十指连心,考虑一下吧!说不说?’没有回答。铁锤高高举起。墙壁上映出沉重的黑色阴影。‘钉!’人们仿佛看见绳子紧紧绑着她的双手,一根竹签对准她的指尖……血水飞溅……‘说不说?’没有回答。‘不说?拔出来!再钉!’江姐没有声音了。人们感到连心的痛苦,像竹签钉在每一个人心上……又是一阵令人心悸的泼水的声音!‘把她泼醒再钉!’……”

【江竹筠(江姐)真实受刑图片】江竹筠江姐的酷刑实录

这是《红岩》中描写江姐受刑时的情景,而书中的江姐所受的刑其实并不只有这个片段中的“竹签穿指”。但就在如此的酷刑之下,她却傲然宣告:“毒刑拷打是太小的考验!竹签子是竹做的,共产党人的意志是钢铁!”这是何等的坚强。〔唤鋈绱,当她知道她的丈夫牺牲了,她不也是坚强的擦干了泪水,把失去亲人的悲痛化为满腔热血,投入到党的工作当中去吗?而在狱中的日子里,她也仍旧保持着她的成熟和冷静,无论如何,对党的秘密守口如瓶。


“线儿长长针儿密,含着热泪绣红旗,热泪随着针线走,绣出一片春消息。”一曲《绣红旗》唱遍大江南北,江姐带着姐妹们在牢狱中绣红旗的情节生动细致,感人至深。

江竹筠受刑图片 江姐的真实人生:被捕当晚即遭重刑 曾受刑晕死三次(组图)

绣红旗的牢房如今已经辟为展室,就在白公馆平二室。一面“五星红旗”摆在橱窗里。这可能是共和国历史上最独特的“五星红旗”:一颗大五角星居中,四颗略小些的星分列四角。

江竹筠受刑图片 江姐的真实人生:被捕当晚即遭重刑 曾受刑晕死三次(组图)

在《红岩》和之后的文艺作品中,绣红旗的都是江姐。事实上,真正“绣”红旗的是《红岩》的作者罗广斌。

1949年的10月1日,毛泽东主席在北京向全世界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这时重庆尚未解放,白公馆里的地下党员们在7天后才得到消息。

江竹筠受刑图片 江姐的真实人生:被捕当晚即遭重刑 曾受刑晕死三次(组图)

罗广斌提出做一面五星红旗。于是,他扯下他的红花被面,同牢房的陈然拿出一件旧白布衬衫。谁也并不知道五星的颜色以及排列方式,认为星光是白色的,五星也应该是白色,并一致认为应当把五星放在国旗中央,形成圆圈。

江竹筠受刑图片 江姐的真实人生:被捕当晚即遭重刑 曾受刑晕死三次(组图)

由于牢房条件极差,狱友们只能靠用铁片磨成的小雕刀当剪刀,剩饭当浆糊,经过通宵奋战,完成了这面珍贵的“五星红旗”。

红旗制作好后,狱友们把牢房的楼板撬开一块,将红旗藏在里面。重庆解放的第三天,众人在罗广斌的带领下,重新回到白公馆,从木板里取出了那面“五星红旗”。这面红旗后来交给了组织,至今还保存在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

江竹筠受刑图片 江姐的真实人生:被捕当晚即遭重刑 曾受刑晕死三次(组图)

在创作小说《红岩》时,罗广斌没有把自己写进去,而是把这个情节安到了江姐的身上。江姐是小说的核心人物,又是女性,让她绣红旗更有象征意味。真实历史中的江竹筠,虽然没有绣红旗,却是狱中斗争的一面旗帜。

江竹筠受刑图片 江姐的真实人生:被捕当晚即遭重刑 曾受刑晕死三次(组图)

厉华说,在狱中,江竹筠年龄不算大,党内职务也不高,但在狱中的斗争中,江竹筠是比较重要的领导者,她面对刑:敛煌怂醯木,也赢得了同志们的敬佩。

江竹筠受刑图片 江姐的真实人生:被捕当晚即遭重刑 曾受刑晕死三次(组图)

1949年春节过后,各个牢室传递着江竹筠发出的一句号召,“加强学习,迎接胜利。”

地下党员在渣滓洞、白公馆中“加强学习”,听上去像是天方夜谭。学什么?所有的“红色文字”在这里都被像洪水猛兽一样防范,根本不可能出现在狱中。

江竹筠受刑图片 江姐的真实人生:被捕当晚即遭重刑 曾受刑晕死三次(组图)

敌人可以监管书本纸张,却管不住地下党员的大脑。一些理论水平高的党员同志列出提纲,与同志们讨论,《社会科学二十讲》、《论共产党员的修养》、《新民主主义论》等等就被拼凑了出来。

江竹筠受刑图片 江姐的真实人生:被捕当晚即遭重刑 曾受刑晕死三次(组图)

没有纸笔,他们就用烂棉絮烧成灰做墨水,竹筷子削细做“蘸水钢笔”,草纸、衬衣、床单撕了当纸……

与江竹筠同牢室的曾紫霞在家人的营救下出狱。几年后,她看到了《新民主主义论》的正式出版物,惊讶地发现,江竹筠狱中所忆写下的章节标题竟然和原文完全一致,仅有一个地方次序颠倒。

江竹筠受刑图片 江姐的真实人生:被捕当晚即遭重刑 曾受刑晕死三次(组图)

罗广斌从白公馆脱险后不足一个月,就向党组织提交了一份两万多字的报告,详细记载了解放前重庆地下党组织被破坏始末,以及渣滓洞、白公馆的狱中斗争情况等。最后一章“狱中意见”,是罗广斌代笔写出的先烈们的生死嘱托,今日读来仍振聋发聩,引人深省:保持党组织的纯洁性、防止领导成员的腐化、加强党内教育和实际斗争的锻炼、不要理想主义、注意党员特别是领导干部的经济、恋爱和生活作风问题……

重庆党史专家胡康民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从档案材料中发现了这份报告。根据他的考证,这份报告的资料来源与江竹筠密不可分。

1949年1月17日是彭咏梧遇难周年纪念日,渣滓洞的难友们纷纷向江竹筠表示致敬。江竹筠没有陷入个人的哀思,她起草了一份讨论大纲,要求大家对被捕前的情况、被捕时的案情应付以及狱中学习情形进行总结。

这些信息成为罗广斌撰写“关于重庆组织破坏经过和狱中情形”报告时重要的资料依据。

江竹筠在狱中的另一个斗争成果,是成功策反了看守黄茂才。

黄茂才是1948年4月到渣滓洞做看守的,两个月后,江竹筠被关押到这里。登记名册时,黄茂才发现江竹筠是自贡老乡,主动攀谈起来。

起初,江竹筠对他怀有戒心,但很快就发现,黄茂才出身贫苦,为人本分和善,对牢狱中坚贞不屈的共产党员抱有敬佩、同情之心。这之后,江竹筠开始主动接近黄茂才。

在她的开导、劝说、感化下,黄茂才利用管理员的特殊身份,为身陷囹圄的地下党员充当起了秘密信使,狱中和外界信息交换的联络线从此打通了。

1949年11月,黄茂才为渣滓洞关押的革命者送出了最后一封信。信署名“吉祥”,其实是中共地下党重庆妇委书记胡其芬。

“闻所内传说即将结束,除17人决定释放外,其余还有第三、第四批或将处决,每个人都笼罩着死亡的阴影。蓝先生归来又带给我们一线生的希望。妹,这就全靠你与朋友营救我们的努力了。第三批传命令已下,可能周内办理!!!”

这封信后来被称作狱中革命者“最后的报告”,写于11月19日。

“蓝先生”即黄茂才,他把信交给了地下党员况淑华。待到地下党沙磁区工作组负责人刘康拿到这封信时,已是21日。刘康心急如焚,马上四下活动,组织武装营救。

然而,营救行动还没有准备好,敌人已经开始了垂死之际最后的疯狂。

血色黎明

11月27日,敌人对狱中革命者进行了最大规模的一次屠杀。

解放重庆的炮声已经近在耳边,刽子手们甚至等不及将革命者拉到刑场。他们把革命者集中到一层的牢房中,端着美式冲锋枪开始扫射。

这场野蛮屠杀中,包括胡其芬在内的207人血染歌乐山。

江竹筠则牺牲于11月14日。她并不在敌人疯狂的大屠杀之列,而是作为重要“共党分子”,被先期处决。

徐远举在解放后交代:“1949年8月,蒋介石偕毛人凤到重庆布置屠杀。毛人凤分别向张群、杨森、王陵基及卢汉将军传达了台湾的决定,谓:‘过去因杀人太少,以致造成整个失败的局面。’又谓:‘对共产党人一分宽容,就是对自己一分残酷。’饬令军统西南特务机关立即清理积案。毛人凤对我说:蒋介石只是要将杨虎城杀掉。你们可将过去所逮捕的共党分子,择其重要者先杀掉一批。”

9月6日,杨虎城将军一家和《红岩》里的“小萝卜头”宋振中一家,被杀害在松林坡。

10月27日,敌人再次从白公馆提出了陈然、雷震等10人,次日上午,公开处决于大坪刑场。

厄运很快也降临在渣滓洞,11月14日,特务通知江竹筠和李青林“转移”。

白公馆难友遇害的消息早在几天前就传了过来,江竹筠清楚,最后的时刻到了。她把《新民主主义论》塞给同牢的黄玉清,脱下囚衣,换上被捕时穿的蓝旗袍,梳梳头发,和难友们挥手告别。

敌人将江竹筠等三十人带往“电台岚垭”,这里本来是军统电台,1946年电台迁移后长期荒置,道路杂草丛生,特务们早就在那里挖好了大坑。

一阵枪响,一片血泊。

11月30日,重庆解放。白公馆生还19人,渣滓洞脱险15人,加上身中三枪未死、从尸坑中爬了出来的谭谟,狱中的三百余名革命者,就只有这35人活了下来。

12月9日,烈士遗体的收殓工作开始。

“电台岚垭”烈士遗骨的挖掘现场,留在了《大公报》的报道里,让人不忍卒读:“挖出的这二十九具尸体,全部腐烂了。除江竹筠和李青林两位女志士忠骸被亲属认出,其他已无法辨认。”“这二十九具志士的尸体除了每人穿一件内裤外,连衣服鞋袜都是在殉难前被特务们强迫脱掉。第二天还有人看见特务们把那西装、毛衣等物弄到磁器口摆地摊出卖……”

经过数日的清理、挖掘,在歌乐山集中营范围内,人们总共发现尸体332具。歌乐山脚下,从此多了一处巨大的坟茔,300余位烈士长眠于此。

而今的歌乐山,满目苍翠,山花烂漫。绽放于红岩之上的那树红梅,应该也在花丛中笑着。


描写红岩中江姐受刑的句子江竹筠(1920—1949),原名竹君,曾用名江志炜,1920年8月20日出生于四川省自贡市大山铺江家湾的一个农民家庭。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求真实答案其中,“被难烈士事略”中的“江竹筠烈士”一则,对江姐被捕后的受刑是这样介绍的: 特务们一点不放松她,戴重镣,坐老虎凳,吊鸭儿浮水,夹手指……极刑拷全部否定没有受过酷刑不敢说,但小说中水分极大是事实,红色年代无人敢质疑,但现在,也就全当笑料看罢了 作者罗广斌号称在渣滓洞坚持了四百多天,结果文革三天就受不了酷刑跳楼自杀了,又一个深沉的暗夜,降临在渣滓洞集中营。 风门边挤满了人,久久地望着那挂满刑具的刑讯室。夜风吹来,带着萧瑟的寒意。刑讯室前,魔影动荡,吆喝声不绝……风门边,偶尔有人不安地低语。 “又是半夜刑讯!

"江姐受刑图"走红网络

自贡市江姐村渣滓洞影视基地现一批景观仿真人物

造型师楠楠在给江姐做受刑后的特效伤口造型

江竹筠受刑大图:吊鸭浮水:江竹筠是怎样受刑的

江姐受刑照走红网络,重庆师大表示很有创意!

烈火红岩江姐受刑

演的江姐受刑图

这次俨然看到了"江姐"于兰的影子——端庄

残和死亡威胁,江竹筠正气

江竹筠受刑大图:吊鸭浮水:江竹筠是怎样受刑的

请问这是什么样子的酷刑呢?

爆红:捆绑鞭打sm虐待

《烈火红岩》结局悲壮

网传女大学生"江姐受刑图"

刑罚手段:将受刑人手脚紧缚

江竹筠受刑大图:吊鸭浮水:江竹筠是怎样受刑的

--《江姐》(二)

电视剧中江姐受刑画面

江竹筠受刑经过 真实江姐到底受过啥酷刑

江竹筠受刑||女烈受刑优酷视频||江竹筠传奇

江姐受刑(第三次3分25秒)

江竹筠受刑大图:吊鸭浮水:江竹筠是怎样受刑的

真实的再现了女革命家江姐鲜

受刑的江姐 之九

应为"捅"原文如此)等各种酷刑;劳动教养院强迫劳教

来自于 空政江姐王莉,曲丹

江竹筠受刑大图:吊鸭浮水:江竹筠是怎样受刑的

演的江姐受刑图

6月1日,正在湛江

江姐受刑照 - 杭网民声

江姐受刑现场画面:特务用竹签夹手指用力扯

裆部酷刑_女裆部酷刑,街拍牛仔裤裆部囧图图片

江竹筠受刑大图:吊鸭浮水:江竹筠是怎样受刑的


酷刑一:恶犬撕咬 施刑人:情报处长(王志文) 受刑人:爱国女士(刘威葳) 施刑过程:这个酷刑出现在《风声》的开头部分。当时刘威葳扮演成一位爱国护士不幸落入敌人之手,为了挖出爱国暗杀组织的负越多越好,越祥细越好中国古代的死刑种类很多,死刑不仅仅是剥夺犯罪人的生命,还包括了羞辱、报复等含义。有的是一种很残忍的酷刑。其种类有:凌迟、斩首、绞、赐死、弃市、车裂、脯、戮、炮格、磔(音折)、烹、焚、枭首等。有的是法定

剧名:麻雀的春天 电视连续剧《麻雀春天》由易亚影视传媒、大唐辉煌、浙江亚视l联合出品 基本信息编辑 剧名:麻雀的春天 现更名为《麻雀春天》,请参阅百度辞条“麻雀春天” 2相关资料编辑 电视连续剧《麻雀文艺作品中,写到英雄受刑的时候,为了体现刚毅性格,似乎要突出他/她“不叫。”但是,你真的认为更真实地“叫”就不萌了么? 还是叫和不叫像穿黄衣服和蓝衣服一样,虽然可以体现人的不同性格,但仅仅是写作手法而已,并没有高下之分?比如,史料有载:石达开凌迟一百多刀而不叫,杨涟受刑半个月,(两三天一次)就叫得喉咙都哑了。你觉得英雄形象在你心中有什么高下?(我觉得没有。反而更欣赏杨。) 另外,我唉,看了真实的清末凌迟照片后我现在好心慌,脑海里一直有这些画面,我自己也在想象着被凌迟的人是有多么的痛苦啊,我现在还是心不定,求心里专家来帮帮我啊疑因地位而享有特权,乘车到行刑现场(通常是被押解步行往刑场的)。行刑相关照片被法国士兵拍下并传到国外,相信是第一次有凌迟照片流传到国外。名字不明,疑

江竹筠 真实的受刑:真实受刑:真实的满清十大酷刑

为了从赵一曼口中了解抗联的活动情报,滨江省公署警务厅派员把赵一曼从珠河县转到哈尔滨滨江省公署警务厅看押。这是一座位于哈尔滨市南岗区一曼街的洁白、庄严的西欧古典式大楼。在那里,滨江省警务厅特务科对赵张涵予采访说过,是有一点了,不过没那么痛苦,一点疼痛感是为了刺激自己的表演效果 又一个深沉的暗夜,降临在渣滓洞集中营。 风门边挤满了人,久久地望着那挂满刑具的刑讯室。夜风吹来,带着萧瑟的寒意。刑讯室前,魔影动荡,吆喝声不绝……风门边,偶尔有人不安地低语。 “又是半夜刑具体过程是这样的1,被捕2,受刑3,受刑不过认罪4,定罪,凌迟5,骑木驴押往刑场行刑6,曝尸示众你的说法有误。 1907年7月15日,秋瑾在浙江山阴县轩亭口被当街斩首,此事在江浙一带掀起轩然大波。当时各报纷纷报道了此事。引起人们关注的主要原因,是清朝妇女被判死刑后,最重的就是绞刑,杀头很少见,这

江竹筠 真实的受刑:真实受刑:真实的满清十大酷刑


20世纪40年代,随着重庆地下党遭到破坏,革命斗争形势变得越来越严酷。重庆地下党负责人彭咏梧的“单身”身份开始引起敌人的怀疑。为此,被人称为“江小妹”的年轻姑娘江竹筠受命与彭咏梧假扮夫妻作为掩护,以便开展地下工作。江竹筠虽然在感情上难以接受这个任务,但为了彭咏梧的安全、为了革命事业,她还是接受了这个任务。 江竹筠是个记忆力超常、却爱认死理的年轻姑娘。在和彭咏梧共同“生活”的日子里,她从老彭身上学到了不少可贵的东西,在老彭的帮助下逐渐成长、成熟着。

江姐尿道受刑照片

她协助老彭出色地完成了各项任务,还配合陈然办起了《挺进报》,使党的声音传播到基层,从而极大鼓舞了同志们的革命斗志。此时的老彭不由得开始对她另眼相看,感到她的确是自己的好助手。 虽然两人名义上是“夫妻”,但江竹筠并不知道老彭其实是个成了家的人,他的妻子幺姐就在乡下;而老彭则迫于纪律约束,又不能把实情告诉给江竹筠。

江姐尿道受刑照片

不久,报纸上的一则消息震撼老彭:幺姐在云阳发生的一次大火中遇难丧生了!彭咏梧悲痛万分,却又不能形之于色,他只能一方面承受着巨大的精神打击,一方面照常工作。然而细心的江竹筠却察觉到了老彭的异样,这使得彭咏梧再也无法隐瞒,只好把实情和盘托出。江竹筠在震惊之余,感到了悲痛与无奈。 随着时间的流驶,幺姐遇难给老彭造成的心灵创伤在渐渐愈合,而江竹筠对彭咏梧的崇敬之情中也渐渐滋生出了爱慕之意。经组织批准,两人正式结成了夫妇,并生下了爱子云儿。

江姐尿道受刑照片

这时却出现了一个意外:幺姐并没有遇难,她还活着,而且就要到重庆来了。 此时的彭咏梧却无暇顾及此事。为了配合人民解放军在全国战场上的行动,党组织派彭咏梧前往川东地区组织农民军开展暴动。于是,两个被命运牵连到一起的女人终于见面了。江竹筠情愿放弃自己的感情,把老彭还给幺姐。而幺姐则被江竹筠那宽阔的胸怀和气度征服了,她的愤怒和疑惑豁然冰释。 不久,江竹筠把云儿托付给幺姐,前往川东云协助老彭开展工作,途中却得到了由于叛徒出卖而使农民军失败的消息和老彭被害的噩耗。

为了纯洁队伍、替牺牲的亲人和同志报仇,江竹筠不仅开始了秘密追查工作,而且一次次使同志们和革命群众转危为安,从而赢得了人们的爱戴与信赖,成了人们心目中的大姐。就在她的调查即将接近事实真相时,她却不幸被捕了。 身陷囹圄的江竹筠,用她超人的毅力和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深深感动了所有人,并使叛徒“乌贼”的真面目大白于天下。最后,江竹筠和她的难友们在新中国成立的礼炮声中微笑着迈向刑场……

江姐尿道受刑照片


《紅岩》漏掉的故事﹕特務欲凌辱“江姐”被其正氣嚇退

紅岩,江姐,毒蜘蛛,故事,小說

史海遺貝

康說﹐江姐的原型江竹筠被捕後﹐審訊時的情況他知道。他見過小說中那個“毒蜘蛛”徐鵬飛的原型﹐他們很熟。“毒蜘蛛”對他說﹐審訊時用過多種刑具﹐全都無效。這時有人提議﹕把江姐全身扒光﹐看她怎麼樣﹗﹖說完就要動手。

《紅岩》漏掉的故事﹕特務欲凌辱“江姐”被其正氣嚇退

前些天﹐應友人之約寫了一篇重讀小說《紅岩》的短文﹐使我自然地想到小說中江姐的感人形象和事跡。江姐被捕後﹐受到敵人的嚴刑逼供﹐幾次昏厥。醒來後﹐聽到打手們狼嚎般的狂叫﹐她稍稍緩過神來﹐平靜地回應﹕“上級的姓名﹑住址﹐我知道。下級的姓名﹑住址﹐我也知道……這些都是我們黨的秘密﹐你們休想從我口裡得到任何材料﹗”窮兇極惡的特務﹑打手撲上去又是一陣毒打﹐不同的刑具輪番使用﹐但結果還是一無所獲。

《紅岩》漏掉的故事﹕特務欲凌辱“江姐”被其正氣嚇退

江姐的英雄品格和鋼鐵般的意志深深打動著億萬讀者的心﹐可歌可泣﹐令人欽敬﹗

但也有人不大理解﹐雖然不一定說得出口﹐心裡總不免有一點疑問﹕這樣一個清秀文弱的女子﹐和常人一樣的血肉之軀﹐何以能如此堅韌﹑頑強﹖何以能忍受得了如此的酷刑﹖

其實﹐作品中江姐自己已經做出了回答。在敵人輪番的拷問之後﹐她清楚地告訴面前的打手﹕“竹籤子是竹子做的﹐共產黨員的意志是鋼鐵。”

答案就在這裡﹕她的信仰和意志賦予她一副錚錚鐵骨﹐她胸中的豪氣何止千丈﹑萬丈﹗

在小說《紅岩》中﹐江姐的堅韌﹑剛強﹐她的不屈不撓﹑大義凜然﹐自有其內在的精神邏輯﹐這使她決不會有別的選擇。而在事實上﹐生活中的真實的江姐──小說《紅岩》中江姐的原型江竹筠﹐面對敵人的酷刑所表現的﹐還不止如此。

這裡我想講一個細節。上世紀六十年代初﹐小說《紅岩》出版不久﹐大約是一九六二年或一九六三年吧﹐作者之一的羅廣斌到北京開會。那時我正在人民大學與中科院文研所合辦的文學研究班讀書﹐學校請羅廣斌來作報告。記得羅廣斌講到﹐《紅岩》出版後﹐在社會上引起強烈反響﹐聽到了各種各樣的意見。有一天他遇到原國民黨特務頭子﹑後來的起義將領康澤﹐談到《紅岩》﹐康澤說了一件事。康說﹐江姐的原型江竹筠被捕後﹐審訊時的情況他知道。他見過小說中那個“毒蜘蛛”徐鵬飛的原型﹐他們很熟。“毒蜘蛛”對他說﹐審訊時用過多種刑具﹐全都無效。這時有人提議﹕把江姐全身扒光﹐看她怎麼樣﹗﹖說完就要動手。

就在這時候﹐一直咬牙忍刑﹑默無一言的江姐突然爆發了﹗她厲聲怒喝﹕“你們想要幹什麼﹖你們太卑鄙﹑太無恥了﹗想侮辱我嗎﹖想用這種卑鄙伎倆達到目的嗎﹖妄想﹗要知道﹐你們侮辱的不是我﹐是所有的婦女﹗你們在向人類挑戰﹐你們就是地地道道的禽獸﹗來吧﹐你們來扒我的衣服吧﹗過來仔細看看﹐看與你們的母親﹑你們的姐妹﹑你們的妻子和女兒有什麼不同……你們這些豬狗不如的東西﹐你們要侮辱的不祗是我﹐是你們的母親﹑妻子﹑姐妹和女兒﹐是天下所有的婦女﹐是人﹗你們這樣下流﹐還能算是人嗎﹖﹗無恥啊﹐你們這些豬狗不如的東西﹗”

在場的“徐鵬飛”們徹底驚呆了﹐誰也說不出一句話。

末了﹐老特務“毒蜘蛛”擺擺手﹐讓把江姐拖下去。這場審訊﹐就此收場。

聽了這個故事﹐全場一片唏噓﹐肅然﹐默然。

羅廣斌說﹐這應該說是小說《紅岩》裡漏掉的一段故事。他說﹐在寫《紅岩》之前﹐他和楊益言做過許多調查研究﹐訪問過許多人﹐搜集﹑整理了近千萬字的資料﹐還寫過三百份獄內外烈士的小傳﹐卻沒有見過康澤﹐也沒有看到或聽到過上面所說的這樣的材料﹐實在是個遺憾﹗以後《紅岩》有機會再版﹐一定想法把這段內容補進去。他深有感觸地說﹐生活總是比藝術更豐富﹐像這樣的故事﹐如果不是親耳聽到﹐僅憑想象怎麼也不會想出來﹐甚至也不敢去想﹗他還說﹐他們在小說中所寫到的﹐肯定是掛一漏萬﹐英雄們的行為和事跡﹐一定比他們所寫的更豐富﹑更動人﹑更崇高﹗

多少年過去了﹐這個故事一直深深地刻印在我心裡﹐難以忘懷。有時夜深人靜﹐在特殊的環境和心境下﹐似乎還會隱隱聽到江姐怒斥特務﹑打手的聲音﹐心裡總會生出一陣陣感動。這也使我對江姐和她的戰友們的精神﹑品格和事業有了進一步的理解﹐也更增加了由衷的敬意。我常想﹐我們的民族能有這樣一批優秀兒女和戰士真是幸事﹗今天的我們能有這樣一批距離我們並不遙遠的前輩也真是幸事﹗我們應該更多一些懂得他們﹐更多一些瞭解他們為了今天和明天所做的多種多樣的鬥爭和犧牲﹐並更多一些獻上我們作為後輩的應有理解和敬重。這對我們以後怎樣認識和對待生活會有意義。

所以﹐我把這個故事講出來﹐希望能與朋友們分享。


参看咨询网网  

GMT+8, 2018-8-2 15:22 , Processed in 0.04680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5-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