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服务器 出席文艺座谈会名单 - 电子报纸 - 参看咨询网网 - _参看咨询网—钱江晚报电子报纸_都市快报电子报纸_青岛报纸电子版_羊城晚报电子版报纸_参考消息电子版在线阅读|环球时报电子版|参考消息报电子版|参考消息电子扫描版|环球时报在线阅读

参看咨询网网

 找回密码
 看报网
参看咨询网网 门户 电子报纸 查看内容

出席文艺座谈会名单

2018-7-29 15:0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 评论: 0

摘要: 网络作家花千芳:去座谈会之前以为是培训会2014年10月17日 华商网-华商报一言难尽的赵本山:“没任何事”就是有事赵本山小品重播遭删减央视回应称“暂不了解”章子怡拒绝赵本山不上春晚出席文艺座谈会名单赵本山缺席家 ...

 网络作家花千芳:去座谈会之前以为是培训会

2014年10月17日 华商网-华商报  

一言难尽的赵本山:“没任何事”就是有事

赵本山小品重播遭删减央视回应称“暂不了解”

出席文艺座谈会名单

章子怡拒绝赵本山不上春晚

出席文艺座谈会名单赵本山缺席家人移居新加坡魏俊星与赵本山熟识

专家归纳文艺界三怪现状赵本山小品被批伪艺术

2012年央视春晚的遗憾

漩涡中的赵本山:住在“根据地” 出门带港币

10月15日上午,一场不同寻常的文艺工作座谈会在人民大会堂东大厅举行,主持座谈会的是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

出席文艺座谈会名单

参加这个座谈会的有文学、戏剧、音乐、舞蹈、美术、书法、摄影、曲艺、杂技、影视等各领域的文艺工作者。习近平总书记和与会的文艺工作者都谈论了些什么?引发各界关注。

忆陕北知青生活比PM2.5难受的是“PM250”

出席文艺座谈会名单

座谈会上,作家代表叶辛提到,自己初到农村插队时,经常是用一双上海小青年自以为是的目光,来看待贵州山乡里的一切,但是村寨上待久了,目光慢慢起了变化。我经常也会用一双乡下人的眼睛,瞅着北京,瞅着上海。

出席文艺座谈会名单

听到作家代表的肺腑之言,习近平很有感触。他主动聊起家常,回忆起自己的知青岁月。

习近平说:“我和叶辛同志都是上山下乡知识青年一辈,你是在南方的贵州,我是在陕北黄土高原。从延安坐卡车到县城延川,延川坐卡车到公社,这一路过去,那可比现在这PM2.5难受多了,我有一天开玩笑说那叫PM250。我觉得写这些东西才是真实的生活,当时我们有这样的经历,我们也看到有这样的现象,这是活生生的。”

借《黄金时代》谈电影 没有竞争就没有生产力

习近平爱看电影也是全国人民都知道的。在座谈会上,他还谈起了正在上映的电影《黄金时代》,当然是借题发挥,没说电影的具体内容,而是说五四以后在新文化的影响下,中国出现了一大批灿若星河的大师,留下了文艺精品。

习近平认为,电影没有竞争就没有生产力。在电影领域,以往有观点认为进口几部外国大片就觉得是挤占了我们的市场,很纠结。我国领导人访美期间,谈合作聚焦在进口美国大片,能否扩大美国电影进口配额竟上升到考验中美关系的程度。但分析后,中央认为利多弊少,一定范围会有冲击,但反过来会激发国产影片的发展,现在看来,不仅没有造成国有电影产业的萎缩,反而刺激了发展,更有竞争力了,这说明对开放持积极主动的姿态是正确的。

批谍战影剧不尊重历史给观众造成不良影响

大家都知道当代作家麦家的创作一直扎根于军事特情领域,通过《解密》《暗算》《风声》等作品,塑造了一批为国家安全事业默默奉献的无名英雄。

麦家说,自己在座谈会结束后,收获到一份惊喜,“我的作品也被习总书记关注到了。”他说,“在会后,习总书记和大家一一握手的环节中,当总书记得知我就是麦家时,他说:‘我看过你的《暗算》《风声》,你是谍战剧第一人,歌颂的是爱国主义的精神,但是现在也有不少谍战影视剧不尊重历史,给观众造成了不良影响’。”

批“大裤衩”不要搞奇奇怪怪的建筑

此外,北京市今后不太可能再出现如同“大裤衩”(中央电视台总部大楼)一样奇形怪状的建筑了。习近平总书记说了,不要搞奇奇怪怪的建筑。综合

华商专访

花千芳是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被习近平点名的两名网络作家之一

昨日,他接受华商报记者专访时说——

我13岁开始写武侠小说

>>对话背景:

15日上午,习近平在京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据新华社报道,在讲到互联网文学时,习近平曾停下来问:“听说今天来了两位网络作家,是哪两位啊?”

习近平的亲切发问,让花千芳、周小平两位年轻的网络作家再次“火了”,昨晚,华商报记者致电花千芳,他在回乡的汽车上向记者讲述了见到习总书记的前前后后。

>>对话人物:

花千芳,1978年出生,原名宁学明。初中毕业,外出打工十年,之后返回家乡辽宁省抚顺市清原满族自治县务农,养鸡、种地,从事网络写作,成为抚顺市作协会员。代表作有网络连载小说《我们的末日》、《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博文《是谁扭曲了你的信仰》和《击溃抹黑中国的这条战线》等。

■关于受邀

接娃时电话来了 以为是骗子

华商报:你15日在人民大会堂参加了文艺座谈会,习总书记还点到了你的名字,现在这个事情对你个人有影响吗?

花千芳:目前最大的影响就是电话好多啊,我现在还没到家呢,手机都快打没电了。

华商报:能说说你是怎么得到通知参加这个会议的吗?

花千芳:我是13日接到中国作协的电话,对方说让我到北京参加一个会议,都没说什么会,我当时还以为是骗子。当时,我们家孩子要放学了,我要接他,顺便去买水果。我当时左手一袋梨,右手一袋苹果,嘴上叼着我们家的钥匙,他这会儿打电话来,闹得我好狼狈。后来我一查,电话确实是中国作协的,才知道这事是真的。他是中国作协的,我是市级作协的,人家是我们这个行业最高级别的机构,所以我还以为是一个培训会,或者是听某个专家讲座呢。

华商报:你是哪天到的北京?

花千芳:我13日下午接到通知,当晚就出发了。我从县城坐车到省城,再从省城坐高铁去北京。坐了9个小时车,14日下午到的北京,在北京住了一宿,15日参会。

华商报:你以前参加过的最高级别的会议是什么?

花千芳:以前参加过最高级别的会议是在上海召开的“中国梦国际研讨会”,那次研讨会是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办,中国外文局、上海社科院承办的。

华商报:你觉得你为什么会得到参加这个会议的机会?

花千芳:我不知道。我觉得我在网络上写一些文章,发表一些言论什么的,都很正常啊,我就是实话实说而已。我的粉丝也不算很多。我也不知道是怎么被关注到的。

■关于参会

觉得总书记很魁梧也很亲切

华商报:你在北京的食宿都是免费的吗?

花千芳:是的,我下了火车之后,中国作协的同志来接我到酒店,我们吃住都在里面。15日去开会之前吃的早餐我记得是一碗大米粥、一根油条、一块豆腐乳,大家都一样的。午餐我没吃,就坐车回来了,现在(16日晚22:30)还没到家。

华商报:你们怎么去的会场?安检如何?能带手机吗?

花千芳:我们是15日早上坐车一起去的。到人民大会堂之后,安检特别严。我也不知道手机按规定能不能带,我这是第一次去,但我们很多人都带了,允许我们在里面照几张相。

华商报:大概有多少人参加了会议?你见到哪些名人了?

花千芳:有70来个文艺工作者参加了会议,有莫言、冯小刚、六小龄童等,不过都离得远,不方便打招呼,人家也不认识我。

华商报:在参加会议当天,你见到谁的时候最激动?

花千芳:当然是总书记啊。会议结束时,他一一跟大家握手,我们站成一排,他握到我们这,近距离看总书记,我觉得他很魁梧壮实、很威风,同时又觉得很亲切,他的手很厚实。

华商报:总书记在会议中专门提到了你和周小平,当时的情况能详细说说吗?

花千芳:他当时正在讲到网络对文艺工作的重要性,然后突然想起来我们俩。他当时的原话是:“我们的会上还来了两位网络作家,周小平和花千芳,在哪儿坐着呢?”点了我俩的名,然后我就先站起来了,周小平也站起来了。

■关于名字

希望中华民族繁荣昌盛

华商报:你的原名是宁学明,为什么要起“花千芳”这样的名字?

花千芳:“花”字跟“中华”的“华”原本是一个意思。按照古文的解释,草本为“花”,木本为“华”,也就是树上开的花就叫“华”。花千芳的意思是,我希望大家都能过上好日子,希望中华民族繁荣昌盛。

华商报:你现在是抚顺市作家协会会员,但我看资料介绍说你是初中毕业?能说说你的成长经历吗?

花千芳:我考初中的时候是全乡第一,到初二就觉得上学对我们家庭负担大了点,而且那一阵就想当作家。我从13岁开始写武侠小说。因为写东西很耽误学习,我的学习成绩就一直往下降……读完了初中,我都没有参加中考。然后出去打工,我们家天津有亲戚,就去了那里,各行各业都做过。

我十六七岁出去,二十六岁返回老家。我从二十六岁开始蹲家里就不走了,因为我发现,在家养鸡也能挣到钱。我结婚家里给了四万五,我买一些家电什么的花几千块钱,剩不到四万块钱,然后我又从我妹妹那里借了两万,一共六万块钱,盖了一个鸡棚。当时养鸡一年能挣五、六万。

华商报:现在为什么不养鸡了?

花千芳:我爹妈种了50亩玉米地,一部分是承包的,一部分是自己家的。老爷子老太太的活,我得帮着干。我们家能产八万斤玉米,但是收入要跟老爷子平分,剩到我手里,也就两三万了。我还有一些稿费。我媳妇儿给婴幼儿洗澡,一个月有一千二百元收入。

■关于写作

半耕半读收入一半一半

华商报:你啥时候开始网络写作?

花千芳:我在互联网上写东西,正式开始写应该是2006年,因为2006年我们那才通网。我写书这个事,挺耽误养鸡生意的,我为什么一年只养三茬,那两三茬我就找借口说冬天取暖太费劲,或是行情不好,找借口骗我媳妇,就是为了给写东西节省时间。一开始写网络小说,写了两三年。

华商报:你在网络上写东西能赚钱吗?

花千芳:我现在是半耕半读,收入一半一半吧,今年约稿的比较多,虽然稿费不多,一次几十上百元,但对我的生活有帮助。今年稿费赚了两万多元。我的《我们的末日》帮我赚了两三万。我纯靠订阅,粉丝觉得好就花钱买,然后我分70%,30%给网站。

■关于今后

肯定还会继续写东西

华商报:你一开始是写小说,后来怎么方向又变了?

花千芳:我写《我们的末日》需要查找很多资料。但很多我想要的资料,网站里没有,我就只能到各大论坛去找。这个过程之中,我发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孔庆东老师曾经说过,《三国演义》并不是一个人创作的,它不断地被说书艺人改良删减,在经历了数百年时间的沉淀之后,罗贯中稍加整理,一部旷世巨作就诞生了。这个观点,让我迅速地想到了一个事实:集合众人之长,才能创作出经典名著。各大论坛里,数不清的睿智网友留下了很多闪光的经典名言。只要我把这些名言整合到一起,不就是一部经典著作吗!

就这样,《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十五万字的作品,我十天就写完了。之后,我不但拥有自己的粉丝群,还得到了抚顺市作家协会的入会邀请,成为了一名受官方承认的有证作家。

华商报:你觉得参加文艺工作会这个事情,对于你的个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今后有什么打算?

花千芳:对于一个写作的人来说,有了写作的方向。我肯定还会继续写东西,我本来就不算出名,本来就是代表网民来的,还是跟以前一样吧,还要更加努力一点。

华商报记者 王黎莉

出席文艺座谈会名单

>>作家、文艺理论评论界

铁凝(中国作协主席)

王蒙(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

莫言(中国艺术研究院文学院院长、中国作协副主席)

冯其庸(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红楼梦学会名誉会长)

王安忆(中国作协副主席)

叶辛(中国作协副主席)

贾平凹(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陕西省作协主席)

冯骥才(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张抗抗(中国作协副主席)

麦家(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浙江省作协主席)

徐贵祥(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主任)

阿来(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四川省作协主席)

梁晓声(当代作家)

熊召政(湖北省文联主席)

周小平(网络作家)

花千芳(网络作家)

高洪波(中国作协副主席)

玛拉沁夫(蒙古族著名老作家)

王树增(报告文学作家)

曹文轩(儿童文学作家)

>>戏剧界

李维康(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剧协副主席)

张建国(国家京剧院三团团长)

尚长荣(中国剧协主席、上海京剧院艺术指导)

茅善玉(上海沪剧院院长、一级演员)

李军(上海京剧院一级演员)

史依弘(上海京剧院一级演员)

陈彦(陕西剧协主席)

叶少兰(北京军区战友京剧团导演、一级演员)

谭孝曾(北京京剧院一级演员)

>>音乐界

李谷一(中国东方演艺集团民族声乐歌唱家)

赵季平(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

谭利华(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北京交响乐团团长)

叶小纲(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

赵塔里木(中国音乐学院院长)

殷秀梅(中国广播艺术团女高音歌唱家、一级演员)

关峡(中国交响乐团团长、作曲家)

阎肃(空政文工团一级编剧)

张千一(总政歌舞团团长、一级编剧)

俞峰(中央歌剧院院长、一级指挥)

关牧村(天津歌舞团一级演员)

徐沛东(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音协分党组书记)

赵大鸣(总政歌舞团创作室主任)

>>舞蹈界

冯双白(中国舞蹈家协会副主席)

赵汝蘅(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

陈爱莲(中国舞蹈家协会副主席)

赵青(中国歌剧舞剧院一级演员)

>>美术界

冯远(中央文史馆副馆长、中国文联副主席)

范迪安(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美术馆馆长)

靳尚谊(中国文联原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原主席、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刘大为(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

许江(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

杨晓阳(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国家画院院长)

范曾(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杨飞云(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书法界

欧阳中石(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首都师范大学教授)

张海(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

>>摄影界

吕厚民(中国文联原副主席、中国摄影家协会顾问)

>>曲艺界

姜昆(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副理事长)

刘兰芳(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曲艺家协会名誉主席、一级演员)

>>杂技界

边发吉(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杂技家协会主席)

阿迪力·吾尔休(中国杂技家协会副主席、新疆杂技团一级演员)

吴正丹(广州军区战士杂技团演员)

>>影视界

田华(电影表演艺术家)

六小龄童(国家一级演员)

李雪健(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电影家协会主席、国家话剧院一级演员)

王朝柱(总政话剧团一级编剧)

陈凯歌(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电影集团一级导演)

冯小刚(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北京电视艺术中心一级导演)

陈道明(北京电视艺术中心一级演员)

顾长卫(电影导演、摄影师)

兰晓龙(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电视艺术中心二级编剧)   

赵本山缺席辽宁学习习近平讲话座谈会

 辽宁此次会议颇受关注。

10月22日,辽宁召开了全省学习习近平总书记文艺工作座谈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座谈会,该座谈会在沈阳召开。

据辽宁日报报道,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范卫平主持会议。省直和各市宣传思想文化部门负责人,全省各领域文艺工作者代表等参加座谈会。

10月22日晚间播出的辽宁卫视《辽宁新闻》用近3分钟时间报道了该次会议,该条新闻对于主席台上的出席人员从正面和两侧3个角度进行拍摄,并对台下的出席人员从多个角度进行拍摄。

新闻画面显示,该会场出席台下共有5排座位,第一排有7个座位。在对第一排嘉宾进行多个角度的中近景拍摄时,其后4排与会人员的画面也展现出来。

网络作家花千芳的镜头在该条新闻中多次出现。花千芳出生于1978年,10月15日,他和周小平作为网络作家的代表,出席了全国文艺工作座谈会。

花千芳坐在第一排的最左面。该会场主席台下第一排从左到右依次坐着,辽宁省网络作家花千芳、省戏剧家协会顾问刘喜廷、省美术家协会宋雨桂、省电视艺术家协会高满堂、省音乐家协会主席刘辉、省人民艺术剧院有限公司董事长由长平和省作协副主席孟繁华。

在第一排的参会人士中,花千芳的特写镜头第一个给出,他也是新闻解说中依次介绍的第一位文艺界人士。

会议报道之后,花千芳接受辽宁卫视专访的画面播出。花千芳受访时说,“总书记还专门点了我们俩的名字,表示他很重视。我们的从业者来说,应该是迎来春天了,我今后的努力方向应该是继续多写东西,这也是弘扬传统价值观,再一个就是爱国主义。”

随后,一位男观众在接受辽宁卫视采访时说,“以前在沈阳,二人转比较多。现在歌剧呀,话剧呀,包括好的评剧、京剧,经典都非常多,我感觉,现在这种剧目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

画面显示,赵本山并出现在该座谈会现场。

“会上主要是有七个代表轮流发言,谈自己的学习想法。他们是各行各业的,现场没见到赵本山。”一位与会媒体告诉澎湃新闻,会议上并未见到赵本山。

而作为会议发言人的网络作家花千芳也表示,没看见赵本山参加会议。在谈及赵本山给东北人的印象时,花千芳毫不掩饰其对赵本山的欣赏,“东北人对赵本山是非常有好感的,这是毫无疑问的。越是底层的人对他好感越大,觉得亲切,我接触到的老百姓都很喜欢他。”

未参加全国文艺工作座谈会和辽宁全省学习座谈会的赵本山,其实对于文艺工作座谈会反馈颇为积极。

10月19日深夜,赵本山组织召开本山传媒演职人员大会,学习和贯彻习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的重要讲话精神。

赵本山在做学习发言时说,“我是反复仔细看了很多遍习总书记讲话,我很激动,很兴奋。甚至晚上睡不着觉,我们遇到了一个有梦的时代。一个正能量的时代。文艺春天真正来了。我们要多出好作品,来报答人民。”

10月20日,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发表《赵本山激动得睡不着,这就对了!》的时评指出,赵本山这次的反应,具有十分必要的“政治正确性”。他做出的承诺,也会等待舆论的验收。

1天后,赵本山又就“从习总书记在文艺工作者座谈会上重要讲话收获什么?”为题接受人民网采访时表示,既然习主席已经给我们定调了,也指明方向了,我必须要站出来,把自己的态度表明出来。

在该次采访中,对于会否上春晚的问题,他回答,“第一,我听党的话,第二,听老百姓的话。如果大家还需要看我这张老脸的话,我会奋不顾身。虽然说我身体可能有点问题,但是不至于倒台上。”

    

铁岭上月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报道未提赵本山

2014年11月05日 

来源:辽宁省政府网

 

核心提示:10月29日,铁岭市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铁岭市委书记吴野松,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胡俊波,市政协主席张克江,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戴炜等四大班子领导出席。根据视频画面,赵本山再未获邀出席。今年2月11日,铁岭市曾召开文艺家代表座谈会,赵本山在会上获表彰,被授予“铁岭市终身成就奖文艺家”称号。此前,赵本山接连缺席中央文艺工作座谈会,以及随后举行的辽宁学习习总书记文艺工作座谈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座谈会,引发舆论关注。最近,赵本山多次接受媒体采访,表示“我听党的话”、“要把党放在第一位”、“不能光低头赚钱”、“一个演员要是不知道热爱他的国家,不称职”。

新媒:赵本山妻子与龙凤胎子女4年前移居新加坡

2014年11月06日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11月6日电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中国国家一级演员赵本山的妻子马丽娟指其助手林美玲和车行“PrimelinkMotoring”串谋私吞欠款,聘请律师追讨。新加坡高庭法官朱汉德在两答辩人缺席的情况下,裁定马丽娟胜诉,可获39.5万元欠款加利息,以及讼费。

据报道,赵本山的妻子马丽娟于四年前与龙凤胎子女移居新加坡后,托女助手卖掉保时捷休旅车,却没有拿回近40万元的卖车钱。因此马丽娟指其助手林美玲和车行“PrimelinkMotoring”串谋私吞欠款,并聘请了德尊律师事务所的黄庆健律师追讨。

报道称,新加坡高庭法官朱汉德在两答辩人缺席的情况下,裁定马丽娟胜诉,可获39.5万元欠款加利息,以及讼费。

根据开庭陈词,马丽娟为了孩子的教育移居新加坡。因不谙英文,经新加坡女艺人兼歌手陈美心的介绍,认识新加坡女子林美玲,并聘请林美玲当其助手,处理各种行政事务,包括将孩子的学校文件翻译成中文、处理账单等。

据悉,为了换一辆大车方便接送孩子,马丽娟托林美玲卖掉保时捷休旅车。林美玲称通过一家车行“PrimelinkMotoring”,以41.5万元将车卖出,最终却只给马丽娟2万元定金,迟迟不还39.5万元余款。马丽娟后来才发现,林美玲其实是车行前老板,车行是她串谋行骗的工具,于是入禀高庭索款。

马丽娟于当地时间5日,由赵本山收为徒弟的陈美心陪伴出庭。她束马尾,穿全黑衬衫和长裤,开庭前和休庭时,神色严肃,并促请法庭记者不要报道本案。

据悉,律师回答法官询问时,称马丽娟在本地一家艺术拍卖公司任职,职位是“校长”。马丽娟也已针对此事报警,警方正在调查中,也在等待本案结果。

开庭陈词显示,2012年9月,马丽娟要换大车,因不熟悉本地买卖汽车的条例,请林美玲协助。林美玲称,车子需通过代理出售,朋友的车行可代劳。

马丽娟林美玲签订合约,合约指她可在同年10月和11月,分别获得2万元定金和余款。但她并没有按期得到近40万元的余款,她多次问林美玲时,林美玲前后编造了数个版本回应。

林美玲曾编造称余款将用来买新车,但汽车代理因心脏病去世,钱索不回。除此之外,她借口称车行代表的母亲病重,把钱用来付医药费。车行称钱已给林美玲,但林美玲却称钱给了马丽娟。在陈美心录下她与林美玲对质的片段中,林美玲声称钱准备买另一辆车,但付给车主后,车主去世,她不知如何拿回钱。最终,林美玲在录音片段中,承认余款处理不当。

马丽娟表明,从没答应或指示林美玲用余款买车,对方也从没给予她新车的详情。

去年7月,车行没回应索偿信,马丽娟申请缺席裁决获判胜诉,但车行两个月后成功撤销缺席裁决。今年8月,林美玲没回应索偿信,马丽娟获判缺席裁决。车行原有的代表律师,已撤销代表车行。

根据互联网资料,中国知名喜剧表演艺术家赵本山被誉为“小品王”、“东方卓别林”,也是导演、编剧和制片人。除了是本山传媒集团董事长,他也拥有全国政协委员、全国青联委员、辽宁大学本山艺术学院院长等职衔。马丽娟是内蒙回族,原是戏曲学校教师,与赵本山育有一对年约17岁的龙凤胎子女。

辽宁省政府副秘书长魏俊星被查

曾任铁岭市委常委 与赵本山熟识

记者从辽宁省纪委获悉,辽宁省政府副秘书长魏俊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魏俊星,男,1955年10月生,辽宁黑山人,中共党员,教授级高级工程师。魏俊星曾长期在铁岭为官,担任过铁岭市委常委、开原市委书记,与籍贯为铁岭的赵本山颇为熟识。华西都市报2009年12月7日曾报道,在《乡村爱情3》关机仪式现场,铁岭市委常委、开原市委书记魏俊星在发言中表示,“感激亲爱的本山,多年来全力支持铁岭和开原的发展。铁岭因为有了赵本山名扬四海,铁岭也会在生活上、艺术上成为赵本山最坚强的后盾。”


【吴祚来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吴祚来:在文艺座谈会上的一篇重要发言 ——一位公知关于党与文艺的另类表达我被邀请参加这样一次盛会,并被要求发言,我相信是最高领导人也想听听文化异见者的声音,但可以肯定的是,我这篇发言稿不可能在国内公开发表。

吴祚来老师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我13号接到通知到今天,一直没有合眼。为什么睡不着?因为我有一个“担心”。担心什么?担心在座的诸位安全问题。我想起了72年前的延安文艺座谈会,当时开座谈会的,后来都没有什么好结果,几乎都在毛时代被打击、迫害。我担心今天开完会后,可能会有人倒霉,或被迫害,但愿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如果习总书记今天能表个态,中国不再因这样那样的原因迫害作家艺术家了,我想大家回去就放心睡觉了,我的担忧也就是多余的了。

吴祚来老师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习总能表个态么?(习笑,说:个人表态没有用,如果代表党中央表态,还得开中央全会时集体讨论,因为我们是民主集中制嘛)。听见没有?胡耀邦当年也说过,我们党不要再迫害知识分子,但个人说的没用,没有写进党章。但我相信,大家即使受到了党和政府的迫害,也会挺过来的,在座的王蒙不是挺过来了么?田华老师不仅挺过来了,对党还是一如既往地热爱。在座的六十岁以上的前辈,可能都不同程度受到迫害打击,习总的父亲,不是搞文艺的,居然康生和毛泽东一唱一和,说他“利用小说反党”,他全家因此被迫害。现在这位利用小说反党的人的儿子,成为党的总书记,这就是习总刚才感叹的,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吴祚来老师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所以党和政府迫害知识分子文艺人、迫害自己的战友同志,就算是一场大戏,孟子说过天降大任于斯人,就得要经受党和政府政治迫害的考验(众人沉默)。我想说一句预言:今天这次会是中国领导人最后一次与作家艺术家座谈了。毛是第一次,习召集各位文学艺术家开座谈会,是第二次,也将是最后一次,从今往后,不可能有总书记在延安窑洞前或人民大会堂里开这样的座谈会了。。。。。。

吴祚来老师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吴祚来简历】吴祚来,汉族,1963年生,著名学者,安徽怀宁人,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毕业,获文艺学硕士学位,曾任中国艺术研究院科研处副主任、文艺理论与批评杂志社社长。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文化战略发展研究中心研究人员。中华文化促进会理事,会员,香港天大研究院特约研究员,中华文化促进会特约研究员,节庆中华协作体全国节庆奖评委。

吴祚来老师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我被邀请参加这样一次盛会,并被要求发言,我相信最高领导人也想听听文化异见者的声音,但可以肯定的是,我这篇发言稿不可能在大陆公开发表。

文艺座谈会上吴祚来震惊四座的发言

我13号接到通知到今天,一直没有合眼。我有一个“担心”。担心什么?担心在座的诸位安全。

我想起了72年前的延安文艺座谈会,当时开座谈会的,后来都没有什么好结果,几乎都在毛时代被打击、迫害。

文艺座谈会上吴祚来震惊四座的发言

我担心今天开完会后,可能会有人倒霉,或被迫害,但愿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如果习总书记今天能表个态,中共不再因这样那样的原因迫害作家艺术家了,我想大家回去就放心睡觉了,我的担忧也就是多余的了。 

文艺座谈会上吴祚来震惊四座的发言

习总能表个态么?(习笑,说:“个人表态没有用,如果代表党中央表态,还得开中央全会时集体讨论,因为我们是民主集中制嘛。”) 

听见没有?胡耀邦当年也说过,我们党不要再迫害知识分子,但个人说的没用,没有写进党章。但我相信,大家即使受到了党和政府的迫害,也会挺过来的,在座的王蒙不是挺过来了么?田华老师不仅挺过来了,对党还是一如既往地热爱。

文艺座谈会上吴祚来震惊四座的发言

在座的六十岁以上的前辈,可能都不同程度受到迫害打击,习总的父亲,不是搞文艺的,居然康生和毛泽东一唱一和,说他“利用小说反党”,他全家因此被迫害。现在这位利用小说反党的人的儿子,成为党的总书记,这就是习总刚才感叹的,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文艺座谈会上吴祚来震惊四座的发言

党和政府迫害知识分子文艺人、迫害自己的战友同志,就算是一场大戏,孟子说过天降大任于斯人,就得要经受党和政府政治迫害的考验。 

文艺座谈会上吴祚来震惊四座的发言

(众沉默)。 

我想说一句预言:今天这次会是中国领导人最后一次与作家艺术家座谈了。 

毛泽东是第一次,习近平召集各位文学艺术家开座谈会,是第二次,也将是最后一次,从今往后,不可能有中共总书记在延安窑洞前或人民大会堂里开这样的座谈会了。毛泽东开一次座谈会,影响中国72年,中国知识分子要么服了,要么就被迫害掉。习近平不仅要影响在座的72位,也必将影响中国文艺72年,到2086年,72年后还有没有中共总书记这个称号?大家想过这个问题没有? 

文艺座谈会上吴祚来震惊四座的发言

(众沉默) 

延安文艺座谈会是党指挥文艺的开始。刚才铁凝女士发言,说她想起了延安文艺座谈会,周小平同志,你知道延安文艺座谈会的主题是什么吗? 

文艺座谈会上吴祚来震惊四座的发言

(周小平站起来,回答说:“文艺为人民服务。”) 

文艺为人民服务?现在世界上哪个国家文艺不为人民服务,铁凝女士能告诉我吗? 

(铁凝笑而不答。这位作协女主席挺鬼的哈。) 

文艺座谈会上吴祚来震惊四座的发言

我想说:为人民写作还是为人类写作,这是中共文艺与人类文艺的根本区别。什么是为人类写作?就是习总书记读过的那些古今中外名著,不分种族不分阶级的人都喜爱,这就是人类共同的文化作品,它关注共同的人性、人道,它传播的是人类普遍价值,关于博爱、同情、宽容、和解、忏悔、自由、正义(也有为正义而复仇)等等。什么是为人民写作?准确地讲,是为党治之下的人民写作,本质是为党写作,譬如《白毛女》,譬如《金光大道》。为什么说它是为了党的人民写作呢?因为党需要文艺家写出的作品体现党的政治需要,党需要打击敌人,打击农村地主,那么,白毛女就可以激发人民对地主仇恨,至于文艺反映的是不是事实,是不是普遍现象,那不管,只要这么一部戏,就可以鼓动人民,打击地主,推翻国民党统治。党的文艺,最大的特色是制造敌人,制造仇恨。没有敌人、没有仇恨,共产党就没有存在的理由,也没有存在的人民基础。王伟光与红旗文稿那帮子党的笔杆子们还在讲阶级斗争,按照马克思的观点,王伟光们不劳而获才是剥夺阶级,如果像文革那样搞阶级斗争,斗死的、关牛棚的肯定是王伟光们,各位在座的也难幸免于难。 

文艺座谈会上吴祚来震惊四座的发言

习近平要什么?讲什么?习近平讲爱。 

人民不仅不相信共产党了,也不相信国家政府了,这个时候,需要有人站出来大声说出自己对党国的爱,这也就是为什么要请周小平、花千芳与各位并肩而席的原因。他们的作品没什么写作技巧,甚至毛病一堆堆的,但他们的作品表现了对党国赤诚的爱,你们在座的这些名家大腕儿们,你们对党国发出了怎样的爱的呼喊? 

尽管在座的都是名流大腕儿,在世面上风光无限,但在党国领导人面前,真的神马都不是。没有自由的文化人,必然没有尊严,开了这次会议之后,我想不会有人敢迫害你们,但,你们的良心会压迫你们,网民们的口水会淹没一些人。 

莫言先生,你能够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是因为抄延安文艺座谈会抄出来的么?你来参加今天的文艺座谈会,是希望以此为指导,再获得一次诺奖么? 

范曾先生,参加完这次座谈会之后,你的工艺人物画,就不会千篇一律万人一面了吧?习总批评的作品千篇一律,不知道你应不应该对号入座。 

党国的文艺宣传模式,是不是已走到尽头?当年延安靠的毕竟还有文艺精英,现在靠周小平、花千芳这样既没知识学养、又没道义教养的网络新秀,就可以启动党的文化宣传新攻势? 

延安文艺座谈会之后,党的文化伴随着毛泽东的个人宣传,不仅导致文化大革命的大悲剧,还造成了无数文化人、文艺人被迫害,中共至今没有反思,也没有对文化人、知识人道歉。你们在座的,没有一个人要求党国领导人向知识分子道歉,向文艺人道歉。你们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正是你们的纵容与歌颂,才有文革正呈死灰复燃之势。党国用纳税人的钱,养了作协美协还有无数画院党宣人士,每年数以百亿计的资金,如果用在百姓养老与医疗保险,是不是更得民心? 

周小平、花千芳,后面加一个同志,就成了党的儿女,为党歌唱;人民没有了儿女,人民没有养老与医疗保障,人民只有将儿女送给党做奴隶,才可能有衣食荣华、出人头地的机会。 

香港人民在争普选,大陆人民需要的,是选票与地票,大陆艺术家作家需要的是自由与尊严。这是我今天的发言,一家之言,如有得罪,请多包涵。 


 网络作家花千芳:去座谈会之前以为是培训会

2014年10月17日 华商网-华商报  

一言难尽的赵本山:“没任何事”就是有事

赵本山小品重播遭删减央视回应称“暂不了解”

出席文艺座谈会名单

章子怡拒绝赵本山不上春晚

出席文艺座谈会名单赵本山缺席家人移居新加坡魏俊星与赵本山熟识

专家归纳文艺界三怪现状赵本山小品被批伪艺术

2012年央视春晚的遗憾

漩涡中的赵本山:住在“根据地” 出门带港币

10月15日上午,一场不同寻常的文艺工作座谈会在人民大会堂东大厅举行,主持座谈会的是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

出席文艺座谈会名单

参加这个座谈会的有文学、戏剧、音乐、舞蹈、美术、书法、摄影、曲艺、杂技、影视等各领域的文艺工作者。习近平总书记和与会的文艺工作者都谈论了些什么?引发各界关注。

忆陕北知青生活比PM2.5难受的是“PM250”

出席文艺座谈会名单

座谈会上,作家代表叶辛提到,自己初到农村插队时,经常是用一双上海小青年自以为是的目光,来看待贵州山乡里的一切,但是村寨上待久了,目光慢慢起了变化。我经常也会用一双乡下人的眼睛,瞅着北京,瞅着上海。

出席文艺座谈会名单

听到作家代表的肺腑之言,习近平很有感触。他主动聊起家常,回忆起自己的知青岁月。

习近平说:“我和叶辛同志都是上山下乡知识青年一辈,你是在南方的贵州,我是在陕北黄土高原。从延安坐卡车到县城延川,延川坐卡车到公社,这一路过去,那可比现在这PM2.5难受多了,我有一天开玩笑说那叫PM250。我觉得写这些东西才是真实的生活,当时我们有这样的经历,我们也看到有这样的现象,这是活生生的。”

借《黄金时代》谈电影 没有竞争就没有生产力

习近平爱看电影也是全国人民都知道的。在座谈会上,他还谈起了正在上映的电影《黄金时代》,当然是借题发挥,没说电影的具体内容,而是说五四以后在新文化的影响下,中国出现了一大批灿若星河的大师,留下了文艺精品。

习近平认为,电影没有竞争就没有生产力。在电影领域,以往有观点认为进口几部外国大片就觉得是挤占了我们的市场,很纠结。我国领导人访美期间,谈合作聚焦在进口美国大片,能否扩大美国电影进口配额竟上升到考验中美关系的程度。但分析后,中央认为利多弊少,一定范围会有冲击,但反过来会激发国产影片的发展,现在看来,不仅没有造成国有电影产业的萎缩,反而刺激了发展,更有竞争力了,这说明对开放持积极主动的姿态是正确的。

批谍战影剧不尊重历史给观众造成不良影响

大家都知道当代作家麦家的创作一直扎根于军事特情领域,通过《解密》《暗算》《风声》等作品,塑造了一批为国家安全事业默默奉献的无名英雄。

麦家说,自己在座谈会结束后,收获到一份惊喜,“我的作品也被习总书记关注到了。”他说,“在会后,习总书记和大家一一握手的环节中,当总书记得知我就是麦家时,他说:‘我看过你的《暗算》《风声》,你是谍战剧第一人,歌颂的是爱国主义的精神,但是现在也有不少谍战影视剧不尊重历史,给观众造成了不良影响’。”

批“大裤衩”不要搞奇奇怪怪的建筑

此外,北京市今后不太可能再出现如同“大裤衩”(中央电视台总部大楼)一样奇形怪状的建筑了。习近平总书记说了,不要搞奇奇怪怪的建筑。综合

华商专访

花千芳是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被习近平点名的两名网络作家之一

昨日,他接受华商报记者专访时说——

我13岁开始写武侠小说

>>对话背景:

15日上午,习近平在京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据新华社报道,在讲到互联网文学时,习近平曾停下来问:“听说今天来了两位网络作家,是哪两位啊?”

习近平的亲切发问,让花千芳、周小平两位年轻的网络作家再次“火了”,昨晚,华商报记者致电花千芳,他在回乡的汽车上向记者讲述了见到习总书记的前前后后。

>>对话人物:

花千芳,1978年出生,原名宁学明。初中毕业,外出打工十年,之后返回家乡辽宁省抚顺市清原满族自治县务农,养鸡、种地,从事网络写作,成为抚顺市作协会员。代表作有网络连载小说《我们的末日》、《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博文《是谁扭曲了你的信仰》和《击溃抹黑中国的这条战线》等。

■关于受邀

接娃时电话来了 以为是骗子

华商报:你15日在人民大会堂参加了文艺座谈会,习总书记还点到了你的名字,现在这个事情对你个人有影响吗?

花千芳:目前最大的影响就是电话好多啊,我现在还没到家呢,手机都快打没电了。

华商报:能说说你是怎么得到通知参加这个会议的吗?

花千芳:我是13日接到中国作协的电话,对方说让我到北京参加一个会议,都没说什么会,我当时还以为是骗子。当时,我们家孩子要放学了,我要接他,顺便去买水果。我当时左手一袋梨,右手一袋苹果,嘴上叼着我们家的钥匙,他这会儿打电话来,闹得我好狼狈。后来我一查,电话确实是中国作协的,才知道这事是真的。他是中国作协的,我是市级作协的,人家是我们这个行业最高级别的机构,所以我还以为是一个培训会,或者是听某个专家讲座呢。

华商报:你是哪天到的北京?

花千芳:我13日下午接到通知,当晚就出发了。我从县城坐车到省城,再从省城坐高铁去北京。坐了9个小时车,14日下午到的北京,在北京住了一宿,15日参会。

华商报:你以前参加过的最高级别的会议是什么?

花千芳:以前参加过最高级别的会议是在上海召开的“中国梦国际研讨会”,那次研讨会是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办,中国外文局、上海社科院承办的。

华商报:你觉得你为什么会得到参加这个会议的机会?

花千芳:我不知道。我觉得我在网络上写一些文章,发表一些言论什么的,都很正常啊,我就是实话实说而已。我的粉丝也不算很多。我也不知道是怎么被关注到的。

■关于参会

觉得总书记很魁梧也很亲切

华商报:你在北京的食宿都是免费的吗?

花千芳:是的,我下了火车之后,中国作协的同志来接我到酒店,我们吃住都在里面。15日去开会之前吃的早餐我记得是一碗大米粥、一根油条、一块豆腐乳,大家都一样的。午餐我没吃,就坐车回来了,现在(16日晚22:30)还没到家。

华商报:你们怎么去的会场?安检如何?能带手机吗?

花千芳:我们是15日早上坐车一起去的。到人民大会堂之后,安检特别严。我也不知道手机按规定能不能带,我这是第一次去,但我们很多人都带了,允许我们在里面照几张相。

华商报:大概有多少人参加了会议?你见到哪些名人了?

花千芳:有70来个文艺工作者参加了会议,有莫言、冯小刚、六小龄童等,不过都离得远,不方便打招呼,人家也不认识我。

华商报:在参加会议当天,你见到谁的时候最激动?

花千芳:当然是总书记啊。会议结束时,他一一跟大家握手,我们站成一排,他握到我们这,近距离看总书记,我觉得他很魁梧壮实、很威风,同时又觉得很亲切,他的手很厚实。

华商报:总书记在会议中专门提到了你和周小平,当时的情况能详细说说吗?

花千芳:他当时正在讲到网络对文艺工作的重要性,然后突然想起来我们俩。他当时的原话是:“我们的会上还来了两位网络作家,周小平和花千芳,在哪儿坐着呢?”点了我俩的名,然后我就先站起来了,周小平也站起来了。

■关于名字

希望中华民族繁荣昌盛

华商报:你的原名是宁学明,为什么要起“花千芳”这样的名字?

花千芳:“花”字跟“中华”的“华”原本是一个意思。按照古文的解释,草本为“花”,木本为“华”,也就是树上开的花就叫“华”。花千芳的意思是,我希望大家都能过上好日子,希望中华民族繁荣昌盛。

华商报:你现在是抚顺市作家协会会员,但我看资料介绍说你是初中毕业?能说说你的成长经历吗?

花千芳:我考初中的时候是全乡第一,到初二就觉得上学对我们家庭负担大了点,而且那一阵就想当作家。我从13岁开始写武侠小说。因为写东西很耽误学习,我的学习成绩就一直往下降……读完了初中,我都没有参加中考。然后出去打工,我们家天津有亲戚,就去了那里,各行各业都做过。

我十六七岁出去,二十六岁返回老家。我从二十六岁开始蹲家里就不走了,因为我发现,在家养鸡也能挣到钱。我结婚家里给了四万五,我买一些家电什么的花几千块钱,剩不到四万块钱,然后我又从我妹妹那里借了两万,一共六万块钱,盖了一个鸡棚。当时养鸡一年能挣五、六万。

华商报:现在为什么不养鸡了?

花千芳:我爹妈种了50亩玉米地,一部分是承包的,一部分是自己家的。老爷子老太太的活,我得帮着干。我们家能产八万斤玉米,但是收入要跟老爷子平分,剩到我手里,也就两三万了。我还有一些稿费。我媳妇儿给婴幼儿洗澡,一个月有一千二百元收入。

■关于写作

半耕半读收入一半一半

华商报:你啥时候开始网络写作?

花千芳:我在互联网上写东西,正式开始写应该是2006年,因为2006年我们那才通网。我写书这个事,挺耽误养鸡生意的,我为什么一年只养三茬,那两三茬我就找借口说冬天取暖太费劲,或是行情不好,找借口骗我媳妇,就是为了给写东西节省时间。一开始写网络小说,写了两三年。

华商报:你在网络上写东西能赚钱吗?

花千芳:我现在是半耕半读,收入一半一半吧,今年约稿的比较多,虽然稿费不多,一次几十上百元,但对我的生活有帮助。今年稿费赚了两万多元。我的《我们的末日》帮我赚了两三万。我纯靠订阅,粉丝觉得好就花钱买,然后我分70%,30%给网站。

■关于今后

肯定还会继续写东西

华商报:你一开始是写小说,后来怎么方向又变了?

花千芳:我写《我们的末日》需要查找很多资料。但很多我想要的资料,网站里没有,我就只能到各大论坛去找。这个过程之中,我发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孔庆东老师曾经说过,《三国演义》并不是一个人创作的,它不断地被说书艺人改良删减,在经历了数百年时间的沉淀之后,罗贯中稍加整理,一部旷世巨作就诞生了。这个观点,让我迅速地想到了一个事实:集合众人之长,才能创作出经典名著。各大论坛里,数不清的睿智网友留下了很多闪光的经典名言。只要我把这些名言整合到一起,不就是一部经典著作吗!

就这样,《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十五万字的作品,我十天就写完了。之后,我不但拥有自己的粉丝群,还得到了抚顺市作家协会的入会邀请,成为了一名受官方承认的有证作家。

华商报:你觉得参加文艺工作会这个事情,对于你的个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今后有什么打算?

花千芳:对于一个写作的人来说,有了写作的方向。我肯定还会继续写东西,我本来就不算出名,本来就是代表网民来的,还是跟以前一样吧,还要更加努力一点。

华商报记者 王黎莉

出席文艺座谈会名单

>>作家、文艺理论评论界

铁凝(中国作协主席)

王蒙(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

莫言(中国艺术研究院文学院院长、中国作协副主席)

冯其庸(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红楼梦学会名誉会长)

王安忆(中国作协副主席)

叶辛(中国作协副主席)

贾平凹(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陕西省作协主席)

冯骥才(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张抗抗(中国作协副主席)

麦家(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浙江省作协主席)

徐贵祥(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主任)

阿来(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四川省作协主席)

梁晓声(当代作家)

熊召政(湖北省文联主席)

周小平(网络作家)

花千芳(网络作家)

高洪波(中国作协副主席)

玛拉沁夫(蒙古族著名老作家)

王树增(报告文学作家)

曹文轩(儿童文学作家)

>>戏剧界

李维康(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剧协副主席)

张建国(国家京剧院三团团长)

尚长荣(中国剧协主席、上海京剧院艺术指导)

茅善玉(上海沪剧院院长、一级演员)

李军(上海京剧院一级演员)

史依弘(上海京剧院一级演员)

陈彦(陕西剧协主席)

叶少兰(北京军区战友京剧团导演、一级演员)

谭孝曾(北京京剧院一级演员)

>>音乐界

李谷一(中国东方演艺集团民族声乐歌唱家)

赵季平(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

谭利华(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北京交响乐团团长)

叶小纲(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

赵塔里木(中国音乐学院院长)

殷秀梅(中国广播艺术团女高音歌唱家、一级演员)

关峡(中国交响乐团团长、作曲家)

阎肃(空政文工团一级编剧)

张千一(总政歌舞团团长、一级编剧)

俞峰(中央歌剧院院长、一级指挥)

关牧村(天津歌舞团一级演员)

徐沛东(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音协分党组书记)

赵大鸣(总政歌舞团创作室主任)

>>舞蹈界

冯双白(中国舞蹈家协会副主席)

赵汝蘅(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

陈爱莲(中国舞蹈家协会副主席)

赵青(中国歌剧舞剧院一级演员)

>>美术界

冯远(中央文史馆副馆长、中国文联副主席)

范迪安(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美术馆馆长)

靳尚谊(中国文联原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原主席、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刘大为(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

许江(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

杨晓阳(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国家画院院长)

范曾(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杨飞云(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书法界

欧阳中石(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首都师范大学教授)

张海(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

>>摄影界

吕厚民(中国文联原副主席、中国摄影家协会顾问)

>>曲艺界

姜昆(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副理事长)

刘兰芳(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曲艺家协会名誉主席、一级演员)

>>杂技界

边发吉(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杂技家协会主席)

阿迪力·吾尔休(中国杂技家协会副主席、新疆杂技团一级演员)

吴正丹(广州军区战士杂技团演员)

>>影视界

田华(电影表演艺术家)

六小龄童(国家一级演员)

李雪健(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电影家协会主席、国家话剧院一级演员)

王朝柱(总政话剧团一级编剧)

陈凯歌(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电影集团一级导演)

冯小刚(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北京电视艺术中心一级导演)

陈道明(北京电视艺术中心一级演员)

顾长卫(电影导演、摄影师)

兰晓龙(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电视艺术中心二级编剧)   

赵本山缺席辽宁学习习近平讲话座谈会

 辽宁此次会议颇受关注。

10月22日,辽宁召开了全省学习习近平总书记文艺工作座谈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座谈会,该座谈会在沈阳召开。

据辽宁日报报道,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范卫平主持会议。省直和各市宣传思想文化部门负责人,全省各领域文艺工作者代表等参加座谈会。

10月22日晚间播出的辽宁卫视《辽宁新闻》用近3分钟时间报道了该次会议,该条新闻对于主席台上的出席人员从正面和两侧3个角度进行拍摄,并对台下的出席人员从多个角度进行拍摄。

新闻画面显示,该会场出席台下共有5排座位,第一排有7个座位。在对第一排嘉宾进行多个角度的中近景拍摄时,其后4排与会人员的画面也展现出来。

网络作家花千芳的镜头在该条新闻中多次出现。花千芳出生于1978年,10月15日,他和周小平作为网络作家的代表,出席了全国文艺工作座谈会。

花千芳坐在第一排的最左面。该会场主席台下第一排从左到右依次坐着,辽宁省网络作家花千芳、省戏剧家协会顾问刘喜廷、省美术家协会宋雨桂、省电视艺术家协会高满堂、省音乐家协会主席刘辉、省人民艺术剧院有限公司董事长由长平和省作协副主席孟繁华。

在第一排的参会人士中,花千芳的特写镜头第一个给出,他也是新闻解说中依次介绍的第一位文艺界人士。

会议报道之后,花千芳接受辽宁卫视专访的画面播出。花千芳受访时说,“总书记还专门点了我们俩的名字,表示他很重视。我们的从业者来说,应该是迎来春天了,我今后的努力方向应该是继续多写东西,这也是弘扬传统价值观,再一个就是爱国主义。”

随后,一位男观众在接受辽宁卫视采访时说,“以前在沈阳,二人转比较多。现在歌剧呀,话剧呀,包括好的评剧、京剧,经典都非常多,我感觉,现在这种剧目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

画面显示,赵本山并出现在该座谈会现场。

“会上主要是有七个代表轮流发言,谈自己的学习想法。他们是各行各业的,现场没见到赵本山。”一位与会媒体告诉澎湃新闻,会议上并未见到赵本山。

而作为会议发言人的网络作家花千芳也表示,没看见赵本山参加会议。在谈及赵本山给东北人的印象时,花千芳毫不掩饰其对赵本山的欣赏,“东北人对赵本山是非常有好感的,这是毫无疑问的。越是底层的人对他好感越大,觉得亲切,我接触到的老百姓都很喜欢他。”

未参加全国文艺工作座谈会和辽宁全省学习座谈会的赵本山,其实对于文艺工作座谈会反馈颇为积极。

10月19日深夜,赵本山组织召开本山传媒演职人员大会,学习和贯彻习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的重要讲话精神。

赵本山在做学习发言时说,“我是反复仔细看了很多遍习总书记讲话,我很激动,很兴奋。甚至晚上睡不着觉,我们遇到了一个有梦的时代。一个正能量的时代。文艺春天真正来了。我们要多出好作品,来报答人民。”

10月20日,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发表《赵本山激动得睡不着,这就对了!》的时评指出,赵本山这次的反应,具有十分必要的“政治正确性”。他做出的承诺,也会等待舆论的验收。

1天后,赵本山又就“从习总书记在文艺工作者座谈会上重要讲话收获什么?”为题接受人民网采访时表示,既然习主席已经给我们定调了,也指明方向了,我必须要站出来,把自己的态度表明出来。

在该次采访中,对于会否上春晚的问题,他回答,“第一,我听党的话,第二,听老百姓的话。如果大家还需要看我这张老脸的话,我会奋不顾身。虽然说我身体可能有点问题,但是不至于倒台上。”

    

铁岭上月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报道未提赵本山

2014年11月05日 

来源:辽宁省政府网

 

核心提示:10月29日,铁岭市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铁岭市委书记吴野松,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胡俊波,市政协主席张克江,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戴炜等四大班子领导出席。根据视频画面,赵本山再未获邀出席。今年2月11日,铁岭市曾召开文艺家代表座谈会,赵本山在会上获表彰,被授予“铁岭市终身成就奖文艺家”称号。此前,赵本山接连缺席中央文艺工作座谈会,以及随后举行的辽宁学习习总书记文艺工作座谈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座谈会,引发舆论关注。最近,赵本山多次接受媒体采访,表示“我听党的话”、“要把党放在第一位”、“不能光低头赚钱”、“一个演员要是不知道热爱他的国家,不称职”。

新媒:赵本山妻子与龙凤胎子女4年前移居新加坡

2014年11月06日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11月6日电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中国国家一级演员赵本山的妻子马丽娟指其助手林美玲和车行“PrimelinkMotoring”串谋私吞欠款,聘请律师追讨。新加坡高庭法官朱汉德在两答辩人缺席的情况下,裁定马丽娟胜诉,可获39.5万元欠款加利息,以及讼费。

据报道,赵本山的妻子马丽娟于四年前与龙凤胎子女移居新加坡后,托女助手卖掉保时捷休旅车,却没有拿回近40万元的卖车钱。因此马丽娟指其助手林美玲和车行“PrimelinkMotoring”串谋私吞欠款,并聘请了德尊律师事务所的黄庆健律师追讨。

报道称,新加坡高庭法官朱汉德在两答辩人缺席的情况下,裁定马丽娟胜诉,可获39.5万元欠款加利息,以及讼费。

根据开庭陈词,马丽娟为了孩子的教育移居新加坡。因不谙英文,经新加坡女艺人兼歌手陈美心的介绍,认识新加坡女子林美玲,并聘请林美玲当其助手,处理各种行政事务,包括将孩子的学校文件翻译成中文、处理账单等。

据悉,为了换一辆大车方便接送孩子,马丽娟托林美玲卖掉保时捷休旅车。林美玲称通过一家车行“PrimelinkMotoring”,以41.5万元将车卖出,最终却只给马丽娟2万元定金,迟迟不还39.5万元余款。马丽娟后来才发现,林美玲其实是车行前老板,车行是她串谋行骗的工具,于是入禀高庭索款。

马丽娟于当地时间5日,由赵本山收为徒弟的陈美心陪伴出庭。她束马尾,穿全黑衬衫和长裤,开庭前和休庭时,神色严肃,并促请法庭记者不要报道本案。

据悉,律师回答法官询问时,称马丽娟在本地一家艺术拍卖公司任职,职位是“校长”。马丽娟也已针对此事报警,警方正在调查中,也在等待本案结果。

开庭陈词显示,2012年9月,马丽娟要换大车,因不熟悉本地买卖汽车的条例,请林美玲协助。林美玲称,车子需通过代理出售,朋友的车行可代劳。

马丽娟林美玲签订合约,合约指她可在同年10月和11月,分别获得2万元定金和余款。但她并没有按期得到近40万元的余款,她多次问林美玲时,林美玲前后编造了数个版本回应。

林美玲曾编造称余款将用来买新车,但汽车代理因心脏病去世,钱索不回。除此之外,她借口称车行代表的母亲病重,把钱用来付医药费。车行称钱已给林美玲,但林美玲却称钱给了马丽娟。在陈美心录下她与林美玲对质的片段中,林美玲声称钱准备买另一辆车,但付给车主后,车主去世,她不知如何拿回钱。最终,林美玲在录音片段中,承认余款处理不当。

马丽娟表明,从没答应或指示林美玲用余款买车,对方也从没给予她新车的详情。

去年7月,车行没回应索偿信,马丽娟申请缺席裁决获判胜诉,但车行两个月后成功撤销缺席裁决。今年8月,林美玲没回应索偿信,马丽娟获判缺席裁决。车行原有的代表律师,已撤销代表车行。

根据互联网资料,中国知名喜剧表演艺术家赵本山被誉为“小品王”、“东方卓别林”,也是导演、编剧和制片人。除了是本山传媒集团董事长,他也拥有全国政协委员、全国青联委员、辽宁大学本山艺术学院院长等职衔。马丽娟是内蒙回族,原是戏曲学校教师,与赵本山育有一对年约17岁的龙凤胎子女。

辽宁省政府副秘书长魏俊星被查

曾任铁岭市委常委 与赵本山熟识

记者从辽宁省纪委获悉,辽宁省政府副秘书长魏俊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魏俊星,男,1955年10月生,辽宁黑山人,中共党员,教授级高级工程师。魏俊星曾长期在铁岭为官,担任过铁岭市委常委、开原市委书记,与籍贯为铁岭的赵本山颇为熟识。华西都市报2009年12月7日曾报道,在《乡村爱情3》关机仪式现场,铁岭市委常委、开原市委书记魏俊星在发言中表示,“感激亲爱的本山,多年来全力支持铁岭和开原的发展。铁岭因为有了赵本山名扬四海,铁岭也会在生活上、艺术上成为赵本山最坚强的后盾。”


参看咨询网网  

GMT+8, 2018-8-2 15:23 , Processed in 0.04680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5-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